那天在UBC學生宿舍的咖啡廳裡拍了幾張好笑的照片,
(很不好意思的是那張我們母子的合照讓我瞬間爆笑,破壞了咖啡廳原本靜謐的氣氛)



就如老友所說的,
兒子長這麼大了,還讓我相機拿起來就對著他拍,
甚至有時候還要他「配合演出」,
這對已經是「preteen」的小孩來說實屬難得。

我想是的,
周遭有小孩年紀相仿的媽媽朋友都在抱怨;
說小孩已經不讓拍照了,
這樣的情況還以男生更加嚴重。

我曾問過兒子怎麼這麼甘心「讓我玩」?
「只要可以讓馬麻笑,我做什麼都可以!」
這一句話讓我感受到兒子的真情真意。







兒子純真的本性是他至今仍讓我「予取予求」的原因之一,
但我想,長久以來我用心經營「公平的母子關係」也是關鍵。
沒錯,我總是盡己所能的做好全職媽媽的角色,
但我不是那種只會燃燒自己且任勞任怨的媽媽,
兒子不能理所當然的享受無窮無盡的母愛,
他也得用他的方式來愛我。

很多人都說青春期的小孩難搞,
我一點都不這麼認為,
倒覺得是有些家長撿了個便宜,
用這樣的說法來為自己其實不太用心理解小孩的教育做自我解套。
就好像很多人也都以教養書中常出現「人生第一個叛逆期」,
來合理化自己的小小孩在兩三歲時脫序的行為。
教養本來就不容易,每天每月每年都有可能是他們的叛逆期,
父母選擇跟著書走,
相信那是必經的過程,過了就好了,
可是,不努力去糾正小孩失序行為的結果往往是:
小孩從小到大都叛逆,都不聽話!

小孩不會過了就好,你不教,他永遠都不會好的。

我們現在己經開始讓天藍學習做個有擔當的男生,
他不能再像個小男孩那樣只想到自己,
他得把我們原本幫他擔待的那一份生活重量慢慢擔回去,
我期待他長大成人之後能成為一個有愛,有肩膀的男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溫哥華的天藍 的頭像
溫哥華的天藍

溫哥華的天藍

溫哥華的天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