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從兩週前開始,
每晚用餐後小歇一會兒,數學課便開始:
通常是八點鐘上課,一個半小時後下課。
就算是在週末也不例外,
只是上課時間提早到早餐之後,
因為週六下午棒球隊有三個小時的練習,
而週日,我要出去玩。

這樣密集的學習課程一切都開始於和老師的會面之後。

天藍自進入公立學校體系後,
學校都會安排家長和老師一對一的會面,上下學期各一次。
所以我們每年就至少有兩次和老師單獨面對面溝通的機會,

我最記得的是,好多年前和天藍的幼稚園老師見面時,
她對我們說的第一句話便是:「我實在很想多說什麼,但我無話可說!」
當時聽著老師這樣說,真讓我不曉得那到底是什麼樣的狀況?
還好,後來老師又補上了句:「天藍實在是太棒了!」
老外就是這樣,總喜歡賣個關子,不把話給直接說明,
讓你在霧裡看花時,得到一個最大的「驚喜」

後來的幾年,因為天藍一直是循規蹈矩的學生,
所以我們已經很習慣在和老師的面會中接受他們不斷用讚美的言語,
來表揚天藍在學校的表現,
不論是課業,同學互動交流或是學校活動的參與,
天藍總得到老師極大的好評。

天藍現在上的MACC program是兩年換個老師:
四五年級時他是在一個男老師的班上,
而現在六年級換了個女老師,
是一位個性果決、爽朗且健談的老師。

我原本以為這次的會面也會像之前的每一次那樣,
只要笑著說謝謝接受老師的讚美即可。

沒想到,這次的面談內容和以往大不相同,
除了還是讓天藍逐一地解釋說明他對自己這學期所訂的學習目標之外,
老師完全沒有提及天藍在學校的所作所為,
她倒是積極地和我們討論天藍的中學計劃。
而我們原本以為那是七年級才要做的,
老師卻要我們盡早有個腹案。

溫哥華一般的學制是小學唸完七年級之後,進入中學(Secondary),
完成五年的學習之後,便申請進入大學。

老師和我們討論的重點便是天藍要進入什麼樣的中學?

溫哥華的中學一般都是普通中學,
不用考試,學生只要按照居住地去上學區裡的中學就是了。
但天藍不想去上那樣的中學,
因為那樣的學習內容和進度對天藍來說太沒有挑戰性了。

天藍想上mini school,也就是中學的資優班,
溫哥華有幾個學校有mini school,
每個mini school有不同的特色,
學生要根據自己的性向在以藝術、音樂、體育、科學、電腦或領導力為招生重點的mini school做選擇。
mini school在每年的十一月底做統一測驗,
每個七年級的學生都可以報名參加,
之後,學生便可以拿考試成績來做為申請學校的依據之一。

面談那天老師問我們有沒有想過去考「The University Transition Program?」
她強烈建議天藍要去考那個,她還說她並沒有鼓勵每個學生都去考,
但她看得出天藍有這樣的資質和潛力。

老師說的這個The University Transition Program,
一般我們都說是「UBC Transition Program(卑詩大學過渡課程)」,
它是UBC和教育局合辦,
獨立於所有的mini school之外,另外做招生考試的。
考的範圍和內容也比mini school要來得艱深許多,
據我所知,數學就要考到十年級左右的程度,
因為這個過渡課程要篩選出最適合自覺學習自且願意面對競爭的學生。

他們要挑選出最拔尖的學生是因為進入這個資優班之後,
學生便要在「兩年之內將五年的中學課程學習完畢」,
之後,學生便可以直接進入UBC大學就讀,
也就是說比一般學生「提早三年(省掉高中三年)」當大學生。

我們之前不考慮這個過渡課程是不認為天藍有這麼大的本事可以考入,
再者,提早當大學生可能也會在無形中喪失了當個正常學生和同學交往的樂趣,
這對於上學有很多大的快樂是來自和同學的互動的天藍來說是很大的損失。
(這小子人緣極好,男女生都吃得開!)

老師說她可以理解我們的想法,但她還是極力推薦我們去試試看。

後來我們一家三口好像被老師說動了,
覺得應該可以把天藍的中學計劃提高到這個「Mission Impossible(不可能的任務)」,
實力被老師完全肯定的當事人天藍更是躍躍欲試,
他還說要是考上了,在天上的「爺爺」一定會很開心的。
(乖兒子,你說要向爺爺看齊和學習,還真不是說著玩的呢!)

總之,從現在開始我們有一年的時間可以來做準備,
考上,考不上,再說囉!

老子手上拿著小南瓜,準備在小子做錯題目時,給他個當頭棒喝! 


小子看出老子的意圖。


認真地算.


週末早晨的數學課




平日晚上的數學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溫哥華的天藍 的頭像
溫哥華的天藍

溫哥華的天藍

溫哥華的天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