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接兒子下課時,見到他手綁著三角巾,嚇了一跳,這是我最怕看到的「景象」,
可是看他表情好像沒有太痛苦,便研判他是在逗著我玩的,
沒想到我誤判了,兒子是真的受傷了。

是和人家打籃球時,被撞倒在水泥地上,手肘撞到淤血,辦公室的老師幫他綁了三角巾。
兒子說剛撞到的那會兒他痛到哭了,但還好那疼痛沒有巨大到無法忍受,
所以他沒有像上次被撞到頭暈眼花後便打電話要我提前去接他回家。
(所以,我說他是「又」受傷了)
可能是要減輕我的不捨和痛苦感,兒子說當他在辦公室讓老師處理傷口時,
有另一個受傷的小孩也來了,校長為那傷勢嚴重的小孩叫來了救護車送去了醫院。
「馬麻,我還是不要告訴你那個小孩傷得有多恐怖好了!」
兒子無需多說,光這句話,就夠讓我毛骨悚然的。

回家後看兒子好像沒有太嚴重,而且傷的是左手,不妨礙寫字,便還是要他寫寫中文生詞。
寫完功課他還耍寶表演彈烏克麗麗給我看。
雖然還有右手可以活動,我這個做媽的仍很有良心的給了他一張優待票,
兒子可以獲得馬麻幫他洗頭加洗澡一次的服務,為此,兒子樂不可支。

幫他拍照時他要我不能上傳,不然「阿嬤」看到會難過的,
知道阿嬤會心疼難過,那你可不可以乖乖地,不要那麼拼命地玩球呢?
真的,我每天送他上學之後都提心吊膽的,實在很怕接到學校打來的電話。

我不記得以前有讓我老爸老媽這樣擔心害怕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溫哥華的天藍 的頭像
溫哥華的天藍

溫哥華的天藍

溫哥華的天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