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門在外如何打發三餐是個可大可小的問題,
喜歡美食,是個「吃貨」的人,可能會盡心去各地美食來吃,
但對食物沒有太大熱情的我們這一家來說,把肚子填飽即可便是我們的主要要求。

這樣的要求不高,可是卻也有著不小的問題。

因為總是以「跑行程」為主,所以也就「跑到哪裡吃到哪裡」,
而且為了趕時間,通常還會以方便快速為進食原則,
這樣說來,「速食店」最常是我們的選擇。

在家時幾乎天天自己煮,不常踏進速食店,
所以旅行時到各家速食店吃吃,也算是旅程中的嚐鮮項目。
奈何,嚐鮮不表示會嚐到甜頭,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習慣自己少油少鹽的烹飪方式,
當我們吃著每一家速食餐點時都會覺得那其中的含鹽量簡直是高得離譜,
看著在速食店裡享受大餐的顧客,我實在懷疑他們怎麼可以忍受這樣的鹹度?
還是他們已經習以為常了,這樣不就更可怕?

此次奧瑞崗之行,我們吃了幾家速食店,幾乎是把美國最主要的速食店都光顧一遍了。

先是第一晚的Panda Express,這是美國最多分店的中式速食店,
因為就位在我們住宿的飯店附近,它便成了那一餐的首選。
踏進店家時已經晚上九點多了,原以為他們就快打烊,
沒想到,開放式廚房裡的幾位廚師還在忙著炒菜,準備繼續出菜。
我們選了肉菜也選了雜菜,加了過多調味料的肉菜很鹹,相較之下雜菜也就稍好一點。

隔天中午要趕去水族館,在路上見到溫蒂漢堡也就進去了;
點了漢堡和沙拉,那漢堡除了鹹,我沒有第二句話說。

(題外話:台灣現在好像沒有溫蒂漢堡了,想當年,我還是個青春少女時,曾想去溫蒂漢堡打工,因為喜歡那裡打工的工作項目之一是當個溫蒂姐姐在門口發汽球給小朋友。可惜,我老爸不答應我去速食店打工,忘了是什麼理由?反正,我沒有當成溫蒂姐姐。不過後來我找到一個在百貨公司賣兒童玩具的打工工作,那次我老爸倒是讓我去了。)

逛完水族館要回飯店之前,因為考慮到可能會有兩三小時的路程,便先在Taco Bell吃點小點,
還好,雞肉小捲兒並沒有過鹹,那應該是這次旅行中食物鹹度最正常的速食。
後來我們到量販店買東西錯過了正常的晚餐時間,便只好再以速食來充飢;
於是踏進就在高速公路旁的肯德基,吃到了「這輩子吃過的最鹹的炸雞」,
雖然肚子很餓,但真的吃不了比一塊更多的「宛如打死賣鹽的炸雞」,
只好多以附餐的玉米粒和薯泥來騙騙肚子。
離開時我跟咱家父子許下重誓,今生今世要是在美國還想要走進肯德基,
「就請打斷我的腿吧!」
(其實,溫哥華有家著名的教堂炸雞(Church's Chicken),炸雞又香又脆又好吃!)

因為吃了過鹹的速食,連續兩天早晨我都在飯店的鏡中見到自己極度浮腫的臉,
第三天回溫哥華之前,我們總算有充裕的時間找了家餐廳坐下來好好地用餐。
我們去紅龍蝦餐廳,這家餐廳有我年輕時美好的回憶;
那是快二十年前,我收到成績單獲知可以順利畢業時所踏進的餐廳。
去年夏天帶老爸老媽訪美,也曾和他們一起到西雅圖的紅龍蝦去大快朵頤。

天藍第一次吃紅龍蝦是三年前他七歲時,我們首次造訪奧瑞崗便帶他去嚐鮮。

隔年我們去奧瑞崗動物園,再次造訪紅龍蝦,

所以今年這次算是我們第三次造訪奧瑞崗這同一家紅龍蝦分店。


天藍喜歡吃麵包湯,我們點了一碗配上鮮蝦義大利麵讓他自己吃個夠,
除此以外還點了兩份拼盤套餐,滿滿一桌有湯有沙拉有大蝦小蝦很夠我們吃的了。
整體來說,紅龍蝦雖不像速食那樣鹹得過份,但仍算是有比較鹹的口感,
還是得不斷地以喝白開水來沖淡口中的鹹度。




怎麼來的就怎麼回去,只是當我準備從奧瑞岡開車回家時才驚覺已經是下午六點半了,
有種「為時已晚」的慌張感,這回程的漫漫長路可不是油門隨便踩踩就到得了的事,
五六百公里的路程至少也需要拼鬥六個小時才行,好吧!那就不囉嗦,開車吧!
老娘一路向前衝,途中又遇上了間歇性的大小雨,
最後終於在預估的六個小時(也就是午夜十二點多)回到家,
途中為了趕時間,只能吃麥當勞充飢,不用我多說了,沒錯,還是鹹。

這趟奧瑞崗之行活生生就是「鹹濕之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溫哥華的天藍 的頭像
溫哥華的天藍

溫哥華的天藍

溫哥華的天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